ued不能充值 - 国民党CC系、力行社、政学系三足鼎立,为何政学系难归派系

发布时间:2020-01-11 14:04:21      浏览:518

ued不能充值 - 国民党CC系、力行社、政学系三足鼎立,为何政学系难归派系

ued不能充值,1927年9月,蒋介石由宁波抵达上海,准备东渡日本,行前在龙华接见日本记者,右为蒋介石的长年密友,被认为属于“政学系”的张群

文|周渝

20世纪30年代,党内诸如腐败、官僚主义、纪律涣散等弊端频出,令蒋介石伤透脑筋。1931年12月,蒋介石被迫下野后,反思自己失败的原因“是由于余不能自主”,而导致这个结果的原因之一则是“无组织、无情报”。恰恰在这时,滕杰、刘建群等黄埔毕业生秘密成立了一个拥护蒋介石为绝对领袖的组织,并提出“党内组党”计划,得到了蒋介石的扶持和赞助,力行社应运而生。另一方面,蒋介石也在日记中反思国民党“对于学者及知识阶级太不靠近,各地党部成为各地学者之敌,所以学生运动全为反动派操纵,而党部毫无作用,反有害之”。这一思想对以学者型官僚居多的政学系日后能登上政治舞台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某种程度上来说,蒋介石是希望知识分子阶层进入体制,对党和政府加以改造。在对cc系略感失望后,政学系与力行社刚好一文一武,一刚一柔。

陈立夫(上)、陈果夫(下)

1932年蒋介石复出,三大拥蒋派系也迎来最为活跃的时期。军政方面,滕杰、刘建群等黄埔生发起三民主义力行社,逐渐形成一个以黄埔军人为主的秘密组织。陈氏兄弟的cc系逐渐成为垄断党务系统的政治派系,生命力最为顽强,直到国民党败退台湾后,这个派系才走向衰落。而占领教育、外交、工商等部门的官员则多被归入政学系。

由于派系不是个好词,某某系这种说法多是政敌或旁观者所言,局中人不会承认。即便是名声最大,影响最久远的cc系,陈氏兄弟几十年来同样矢口否认它的存在,其骨干也多缄口不言。但若真要较真,认定这派系是否存在,从其组织结构、纲领性文件和基层组织方面入手至少是明面上最能令人信服的依据。力行社自不用说,本身就是一个有三层组织(三民主义力行社、革命军人同志会与革命青年同志会、中华复兴社)及外围团体的集团。cc系虽不是正式名称,但陈氏兄弟成立的“青白团”却是他们亲口承认存在过的。“青白团”与力行社一样,有三层组织(青白团、中国国民党忠实党员同盟会、活动集社及外围团体),各层皆有组织纲领,也是坐实的集团。最难以判断,或者说最难找到确切证据证明该派系存在的,唯有政学系。

1934年10月21日,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由张学良、杨虎城等陪同游览茂陵 (左起:冯钦哉、蒋介石、宋美龄、傅学文、张学良、杨虎城、邵力子,右二为杨永泰)

首先,所谓的政学系中根本找不到一个像力行社、“青白团”这样的组织(无论秘密还是公开)。其次,没有组织就很难确定该派系的成员到底是谁。第三,既然认定为派系,自然免不了如力行社、cc系这样党内组党,派内立派的行为,但政学系恰恰相反,不仅没有组党立派,很多人甚至都不是国民党员,政学系的灵魂黄郛更是始终没有加入过国民党。这一点即使是对杨永泰最为痛恨的陈立夫也不讳言:“其实在他(杨永泰)来之前,蒋先生用的都是年龄较轻的人,他来了之后就开始用老年人,也开始用非国民党籍的人。”

要以确切证据定论政学系的存在是相当困难的。除了杨永泰,与他关系最近的张群和熊式辉至死也不承认“政学系”的名号,张群在1946年8月与康泽聊天时说:“人家都说我们是政学系,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组织,我们只有一批朋友,这批朋友多少有些能力和经验。”熊式辉更是把锅甩给共产党,说“政学系”三个字“或疑为共产党所制造,用以分化政府方面各干部”。但问题在于,除了这些被归入该系的人员,党内外所有政治势力,包括1949年美国国务院公布的《白皮书》,都一口认定有个政学系的存在。